上一頁 2015.12.16

【海稻電台】大稻埕文創聚落

站在進興堂前,迪化街與歸綏街交叉口,車水馬龍,吳阿姨敏捷的穿梭在狹窄店面,這是間作生意最好風水的三角窗,舉凡店面這可是第一選擇。 

進興堂於1993年開業,過去吳阿姨從事裁縫工作,在堂姊力勸之中租下這個黃金店面,吳阿姨與丈夫看準這窗口能為自己帶向新未來。 

入行,吳阿姨先去中醫師現代醫學進修班修行,她說,中藥行雖無需擔任開藥的醫師,但對葯材卻必須瞭若指掌,她笑盈盈地說,「我又不是醫師,也不能幫人看病,但是這些藥材我總得懂吧!我的工作,就像妳們西醫中說的藥劑師。」之後,日子一天天過,又習得各式民俗療法,作為知識備用。

這夜,傍晚,她從古老的朱赭色木櫃中取出幾片當歸,抓點黃耆秤斤兩,再入川芎、熟地、白芍、黑棗、小把枸杞攤放在印有進興堂名號的淡粉紅薄紙張,把所有中藥材放入鐵鍋裡,走出攤位外,半蹲在車水馬龍的歸綏街口,打開排水孔旁所接的水龍頭,以冷水沖滌,這個豐碩的女人用歷經五六十年風霜的手淘洗進興堂的藥材,洗淨後再注入清水,返回店內僅有的小通道,打開面對街道貨桌上的卡司爐,等待煮滾這藥膳湯水。

沒有豪華的廚房,無所謂設備,她在馬路邊就這樣煮起來了。

巷道瀰漫著紛雜的氣息,貨車的、貓狗、警車、修路、塵埃、鄰人交談身上的五味雜陳,這是夜晚七點鐘,馬路口迎來一位頭戴安全帽的三十多歲男子,他以眼神對吳阿姨示意,吳阿姨遞給他十帖藥材。

我問這個個高的男人,「這給誰吃的?」

「阮小弟。」男人有個十六歲的小么弟,處於發育期,男人被母親遣來買轉大人的藥材回去要熬給弟弟輔助身體轉骨長高。

「我年輕時也有吃喔啊!」付了錢,他笑了笑說。

「所以你才那麼高嗎?」指著對他說。

他嘿嘿兩聲,神情尷尬又靦腆。腳跨上機車一溜煙離開。顯然是進興堂的常客。

此刻,北段迪化街慢慢的黯淡下來,漸漸無人煙,但只要轉至歸綏街口,熱鬧非凡,整排店家仍然眨著營業店燈,沒有休息的意思。

吳阿姨其實也是這樣,在這條街上,每日七八點她的身影就出現在街頭,深夜九、十點鐘,她仍跟著燈明亮著,街頭巷尾她像顆夜明珠,樸實無華的綻放商家人獨有風範。

武火燉煮不到一小時,滾燙了,吳阿姨將超市買來的排骨一塊塊放入淡黑色湯汁中,不蓋鍋蓋,文火再慢慢熬燉,蒸氣混合藥材味道飄散空氣間,此刻台北迪化街上十幾度的溼冷天氣,空氣中充滿濃烈當歸甘辛滋味,藥膳裡滾動著方剛血色,吸入去疲增氣。

眾人凝神注目這鍋彷彿被雲霧遮罩的風韻藥膳湯,夜晚急凍,那蒸氣如白雲素絹在鍋邊飄拂,碗筷簡直蠢蠢欲動,吳阿姨倒是滿心得意地說,「妳看,就這麼簡單,只要等就好啦!把碗備來。」這個開懷的婦人把桂皮、丁香包丟入鍋中,灑上料理米酒,兩分鐘後,灑上少許鹽及冰糖,黑渾渾的一鍋藥膳排骨就吞入眾人肚中。

藥燉排骨是普及於台灣市集販售的進補製品,食用歷史悠久,是餐飲專賣店及夜市常見的菜色,年輕人多半不了解其實只要在中藥房請店家配好藥材,將材料放入電鍋中即可熬出甜美的藥膳湯。在藥膳排骨中,那黑色湯汁是因為加了「熟地」這個藥材,熟地也稱熟地黃或伏地,是一種多年生草本,屬玄參科植物,經過酒、砂仁、陳皮為輔料經反復蒸曬,至內外色黑油潤,質地柔軟黏膩帶韌性,為上好中藥材,具有補血滋陰功效,那是我沒有見過的緞面烏黑色藥材。

站在馬路口,手端普遍臺灣人家裡擁有的瓷碗,喝著熱騰騰的藥膳排骨湯,四周逐步暗下來,是向晚來臨了,進興堂也宛如黑夜下的藥膳,時刻溫潤著降溫後的大稻埕,任憑世道盛衰,吳阿姨依然如往將店開張,像家鄉那個老站牌,不管春夏秋冬是否有客來,屹立不搖的在街口守候舊燕歸巢。

對於回家的人來說,進興堂真是微溫的上好補藥。

夜深人靜,離去之前,我也為自己抓上幾帖補氣方子,吳阿姨將當歸、紅棗與枸杞混合的中藥材遞來,讓我在每日的晨昏,提起心神,勇往前行。我想,我是非常善待自己的人。